第四十一

  • Izolda Izvitskaya Oleg Strizhenov 尼古拉·克留奇科夫 Nikolai Kryuchkov Nikolai
  • 120分钟
  • 浪涛拍打着海岸,一支红军的幸存部队从里海岸边向卡拉…浪涛拍打着海岸,一支红军的幸存部队从里海岸边向卡拉库姆大戈壁猬缩。从死亡的围困圈里冲出重围的有23名兵士和政委叶夫秀柯夫。他们中有一位女兵士——玛留特卡,她是神枪手,弹无虚发,她的死亡簿上已经有40个白军了。一天夜里,他们架起了篝火,正躺下宿营的时辰,溘然听到骆驼队的蹄声自远而近,玛密特卡叫醒了政委。政委敕令同伙们从四面围上往,不得把骆驼打死。他们和骆驼队的哥萨克兵交火苦战,一个白匪军官躲在骆驼前面朝他们射击,玛留特卡放了一枪,满以为准能打死这“第四十一”个,谁知未中。那军官从骆驼前面伸出一把挂着赤手帕的刺刀,成了这支红军部队的俘虏。白匪的这些骆驼是由吉尔吉斯村平易近牵来的,阿谁吉尔吉斯老头把骆驼牵回,政委征用了其中的一半。红军兵士们从白匪中尉身上嵌着的一个暗兜里搜出一份文件,文件证实这个军官姓戈沃鲁哈一奥特洛克,是个近卫军中尉,他被高尔察克水兵上将委派为驻邓尼金的里海东部当局全权代表,他负有奥秘任务,要向德拉琴柯白匪将军面陈。政委试图让其招出奥秘任务,但他杜口不言。政委决定把他押到司令部往鞠问。政委把看管这个紧张人犯的任务交给了冯留特卡。 玛留特卡发明这个俘虏的眼睛澄蓝澄蓝的,和海水一样的蓝,她几近都不敢看他的眼睛,这双眼睛撩得她心慌意乱的。但她立刻记起了本人的任务是严加看管,因此便用骆驼级绳绑缚他的双手,连睡觉也不给松绑。当天夜里,阿谁吉尔吉斯村平易近乘标兵丘皮尔柯掉职睡着的时辰,把骆驼悉数牵走,还杀死了看管骆驼的兵士马满库尔。风雪交集,这支幸存的红军部队在沙丘上走着。只剩下11小我了,其他的兵士在这艰险的旅程上已一个个倒下。只有一小锅水了,他们相传着一人喝一口。行进的部队排成单行在盐碱地上走着。一小我倒了下往,兵士们忙拥上往抬他,画面上立刻化出一个坟堆,坟顶上插着用盐木枯枝做成的十字架。兵士们艰辛地走过了大戈壁,沿着阿拉尔海岸走往,他们来到一个吉尔吉斯村子。村平易近们欢迎他们饱餐一整理抓饭。吉尔吉斯姑娘阿尔腾挪对白匪中尉仅剩下的一个肩章产生了快乐喜爱,玛留特卡伸手扯下中尉的肩章给了她。 吉尔吉斯帐篷里烧着火盆,兵士们都睡了,马密特松在阿尔腾娜给她的一张纸上写诗。中尉猎奇地想听听她写的诗。玛留特卡念了一段,诗中描画红军若何同哥萨克作战。中尉奖饰她“感情雄厚”,发起她今后好勤进修,冯日特卡企看能进黉舍进修作诗。她忽然关切地问中尉:被绑缚着的手是否很痛? 她让中尉赌咒决不逃跑今后,替他松了绑。红军兵士分开了吉尔吉斯村子继续上路,他们在海岸上发明一条被大风吹来的渔船。政委让兵士们把船修好,决定派玛留特卡与两名兵士押着中尉从海路启程往司令部,本人带领其他人沿海岸步行前进,以便沿途招募新兵。 他叮嘱玛留特卡不得让这个俘虏逃脱,不然以军法论处,如碰到白党,不可把活人留给他们。 渔船启程了,中尉拿着胶,他曩昔有私人游艇,其他的人还真不会驾船! 玛留特卡里着海水,又看看中尉的眼睛,不由叹道:“天啊!你的眼睛蓝得跟海水一样!”海上刮风了,乌云遮天,疾风阵阵,巨浪把两个男兵士卷进海中,海水灌进了船舱。中尉吓得划十字,浪涛抛掷着划子,船被冲到了一个孤岛上,均留特卡和中尉着陆了。他们走到一个板房鱼仓里,设法点上了火,用鱼作燃料,坐在火旁烤供湿衣服。中尉冻病了,说起了呓语,把玛留特卡称作《鲁滨逊流浪记》中的”星期五”。玛留特卡到海边的船上往找吃的,谁知船已不见踪影。中尉昏睡不醒,玛留特卡细心照料着他。他醒后感谢感动不已,以为她“比保姆还好”。他要吸烟,这位女兵士把写诗的纸给他卷烟,她还告知中尉:俘虏他的时辰,她就感应他的蓝眼睛对女人来说太危险……玛留特卡在海边发了然一所有玻璃窗、有炉子的渔平易近小屋,他们就从板房往小屋里搬场。玛留特卡背着大袋,提着小包,生怕中尉累着,只给了他一个小背兜。他们不测地在小屋的床底下找到了面粉、一大米。中尉奖赏这位女兵士能干,没有她,他早就活不成了。玛留特卡只盼着两星期后,渔平易近们来运鱼时能救他们进来。她不大白为何中尉老管她叫“星期五”,因此,中尉给她讲了《鲁滨逊流浪记》玛留特卡听得都出神了。她希罕中尉怎么知道这么多故事,中尉说他曩昔是研究措辞学的大学生,生存优裕,在彼得堡的家里三面墙都摆着书橱,中尉因病后体虚,不可多说。玛留特卡器重地吻他的脸颊,他也吻她,他们相爱了。 俩人在沙岸上追赶,陶醉在恋爱中。兴尽优来,他们躺在海滩上,各想各的苦处。中尉担心本人的夸姣年光光阴在这愁煞人的大海中虚度。玛留特卡则忖量着战友们。中尉不以为然地奚落了布尔什维克的真理,两人产生了辩说,玛留特卡打了中尉一记耳光。中尉毕竟主动乞降。他们固然还在相爱,但他们的概念态度迅然不同。玛密特卡在这里已难以忍受,她盼着渔船来,如果三天后渔船还不来,她就要朝本人的脑门开枪了。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帆船,两人都挥动着手臂雀跃起来。一只小划子分开了帆船,划子上坐着几个白匪军,中尉欢呼着跑进水中。玛留特卡几回再三夺其站住,他却继续在水中奔跑。玛密特卡犹疑再三,毕竟放了一枪,中尉住手了奔跑,慢慢倒了下往,他毕竟成了她格下的“第四十一”个。中尉躺在海水里,玛留特卡奔曩昔,把他的头牢牢地抱在怀里,哭喊着:“蓝眼睛……我的蓝眼睛!” 鲜血映着蓝蓝的海水,浪花拍击着海岸……

第四十一评论

  • 评论加载中...